2019年8月14日

「課程」8/30-9/1手作薩滿鼓課




已經不下幾十人問我,我們開的薩滿鼓課,跟坊間的薩滿鼓課有何不同?

首先,我們對薩滿鼓的定義不同。

不是一個原住民做的鼓就可以叫做薩滿鼓,
也不是隨便的單面鼓、老鼓就可以叫做薩滿鼓。

真正的薩滿鼓,是來自於「持有它的人,是一個薩滿。」


並不是購買、使用或製作一個薩滿鼓,那個人就會變成薩滿。


不是買來毛皮,買來工具,就可以做一個薩滿鼓。
當然也有那樣的薩滿鼓,像自助餐一樣選擇。

那並不是我心中的薩滿鼓。
薩滿鼓不是一個成年人的玩具。

那關乎了一個對自己的承諾,跟意願

很深的意願。


因此,在一個完整的製鼓經歷之後,在許多跟自己的對話之間,學員的薩滿鼓誕生了。我們自開課以來就是一個小班的課程,費工,費時,場地要挑選,各方面都要成熟的條件因緣。除了製鼓,熟成鼓,還要開鼓儀式。不是立刻就可以收割的。因此學員帶著鼓去外面時,才會讓許多人感到驚艷。因為作鼓的歷程不同,力量就不同。

因為這個做鼓的歷程是完全不同的。你是把自己再次生出來。


我與S所認為的「薩滿鼓」,是巫師生命的一部分。
是類似手與腳那樣的存在。是巫師的意志與生命的延伸。
這個鼓,是跟當事人的生命連在一起的。

以我與我的鼓共事的經驗來說,它完全反映出我的狀態。
它並不是一個普通的鼓,它也不是一個單純的樂器。
它是我的法器,我的夥伴。

舉例來說,我的鼓從不讓我以外的人打擊。女友有一次太想要打鼓了,我考慮了許久借她,結果她打鼓時,我的丹田會砰砰的動。如果她用自己的意志去打鼓,那麼我就會被干擾。也就是說如果是一個不適當的人去拿你的鼓,你的生命氣息會被擾亂。為什麼?因為這個鼓是你的一部分。它有魂魄。

薩滿鼓是一個巫師的法器。不是在玩的。







那麼我們就透過薩滿鼓這個命題,來探究什麼是薩滿?

既然薩滿鼓是為了薩滿服務,那麼薩滿又是誰呢?

薩滿,是行走在天地之間的人。他是神靈的通道,他臣服於宇宙。他的內在覺醒。他為土地工作。他的所作所為都是為了宇宙而服務,而不是為了一己的私利而行。

並非只是拍幾張好看的照片,煙霧瀰漫,就可稱之為薩滿。



當一個人開始製作屬於他的薩滿鼓,
就好像一個人開始製作她的藥靈袋、神聖煙斗一樣,
他也會開始走向這條路。

也就是一個內在被喚醒的歷程。



每個人都是自己的薩滿,每個人都在追尋。
每個人都在一個意願之中臣服,然後讓宇宙來帶領。






真正的薩滿是什麼呢?我的老師,很沈默。
我從她的沈默之中,學習到部落世代傳承以來的智慧。
那是每一天日常的作為。

那是一種古老的沈默,古老的智慧。
沒有語言。





有多少人了解薩滿的精神?

你無法用購買的方式,買到一個薩滿的精神。
因為你無法用金錢,來購買靈魂。

你的鼓聲透露了你是一個怎麼樣的人。
你的追尋過程,你的足跡,說明了你要去的方向。

我多麽想要跟你介紹,什麼是薩滿,
我揚棄了語言與說法,選擇讓你聽一段鼓聲。


我想跟你介紹,什麼是生命。




這不是一堂普通的手作樂器課。

這堂課,是意味著一個即將甦醒的人,如何跟他/她自己同在。

是以,我們才會在偏僻的山區舉行這個課程,
因為它必須讓你與自己獨處。你必須到遠離塵囂的環境裡去。
你要轉換你的心神與意識,恢復到跟大自然在一起的狀態。

你要在雲霧之間領悟智慧,
你要在寂靜之中,聽見自己。




帶領人:Sawa Ciwas

泰雅與外省混血

是一個心理諮商師、家排師、榮格沙遊治療師
在國內外帶領「靈境追尋」vision Quest課程
是一位平凡的母親

近年亦致力於學習泰雅傳統織布


帶領人:阿尼
天地之心・能量療癒」部落格作者
法屋」負責人

是一位巫師、治療師、教師
身心靈工作者

「梅林的魔杖」系列課程創始人
光的課程教師
帶領「巫士課」團體

近年行跡遍布國內外聖地。





時間:8/30下午至場地集合、8/31-9/1上課。
地點:嘉義番路山區(報名後公布)

名額:8人。(鼓皮均在法屋祭壇熟成2-3年以上。)

費用:28000元(含一張大鹿皮、雪松或楓木鼓框、製作鼓棒、點化儀式。
以及帳篷住宿、餐費。)

大綱

第一晚(8/30):挑選鼓皮。浸泡鼓皮。營火聚。
第二天(8/31):感恩儀式(獻予鹿之靈)、開始編鼓。
陰/陽鼓的特性說明。煙燻儀式/火儀式。
第三天(9/1):重新出生的儀式-Rebirth。

*兩人一帳。也歡迎自己攜帶帳篷。
*若睡覺會打呼/習慣獨處者,請自備帳篷。
*請自備睡袋、盥洗用品、環保杯盤等。

(製鼓完成後,會在一個月後擇日進行開鼓儀式。)


報名請洽:jonnyfox1986@gmail.com或私訊洽法屋

2019年8月9日

你的慈悲,要有智慧,而不是縱容。


【你的慈悲,要有智慧,而不是縱容。】
台灣人內在有一種無自信感、自我價值低落,對自己沒有信心⋯⋯這些都不是真的。

有時候這只是一種洗腦措施,例如有人從小到大都在為你建構:「你很弱、你要主動退讓以換取和平」的信念。「只要主動犧牲自己的一小部分,就能讓場面和諧」、「對方就是那樣,說破嘴也沒有用,不如順著他!」、「順著他比較簡單省事,不會麻煩!」、「對方已經很好了!他有在改變!」

結果是什麼?對方的掠奪行為,被視為理所當然。

對方踏入你家,吃喝用你的東西。揍你的時候,還要你感謝他沒有一下子把你揍死。他還留你一條命呢!不告自取只是小小的事情而已,逼你改名換姓也是剛好而已,分手後揚言要殺你家人、縱火燒屋,也好像很正常。


這從頭到尾,都是一種縱容。



你的慈悲,不應該是縱容的。

你的愛,不應該是浮濫給出,沒有條件沒有範圍的。

你的愛跟慈悲,應該要有智慧。

要把你的愛跟慈悲,用在能夠珍惜的人身上。



要意識到自己。要意識到自己出了什麼問題。
是否界線不清呢?是否縱容對方拿取你的東西呢?

只要能夠意識到,從核心就要強壯起來。開始鍛鍊自己,設立自己的界線。尊重自己,保守自己的界線,不管是在家人或親密的關係都是,不要因為對方是你熟識的人,就不關窗鎖門。不要為可能的未來(不美妙的那種)製造機會。不要縱容、溺愛、主動失去界線。那就不會有太大的問題。


這是不管對親密伴侶,或對家人、前任、國家與國家之間的關係建言。


不要跟獅子談和平,除非你也是一頭獅子。

【不要跟獅子談和平,除非你也是一頭獅子。】


有些人認為,只要保持「柔軟」就可以了。

「退讓」、「妥協」、「主動犧牲」⋯⋯祈盼可以在獅子的眼前換取和平。



你跟獅子談和平?讓我先大笑三聲。



獅子跟羚羊談和平,這一剛開始的邏輯就行不通了。

你自己得先變成另一頭獅子才行。

獅子會尊重另一頭獅子
,但獅子不會尊重羚羊。


羚羊會尊重羚羊,但前提是你鄰居是羚羊。
啊你鄰居就是獅子啊!


有些人誤以為、一廂情願地以為,我們可以跟所有人談和平。
那是雙方要在同一個層次上,才能夠談和平。

不同層次的人,你跟他談和平有什麼用?
他根本不懂什麼是和平啊!

世界上並非只有好人存在,如果是這樣,這個世界上也不會有黑社會、不會有偷拐搶騙、不會有惡勢力、不會有性侵案、不會有殺人案、不會有戰爭⋯⋯

這個世界上有很多形形色色的人,不是每個人都跟你想的一樣。
是的,我相信「本初善」。但是還是有很多人被無明遮蔽,犯下殺人案。
你還是要能夠保護自己。並且避開那些可能會有危險的地方。

如果你把自己的爪子拿掉,走進充滿獅子的草原,結果會是什麼?

如果大家都充滿和平充滿愛,都美好光明⋯⋯
就不會有掠奪,不會有投機取巧,不會有貪小便宜,不會有不告自取。

先把自己的爪子拿掉,以求跟對方換取和平,這根本是把自己變成一塊肉,引誘刀子靠近。你當然擁有這樣的自由,你可以選擇把爪子拿掉,然後相信這世界上都只有食草動物,整個世界都是食草動物的天堂!你當然可以這樣想。但事實上是什麼?還是有很多食肉動物獅子老虎滿街跑。

並不是說,所以我們應該要完全去防備他人,而是當別人不尊重你的界線時,甚至他已經有過前科紀錄、是個累犯等等,你自己就要小心為上。不要妄想對方會改變。對方可能會改變,也可能不會。這決定權不是在你身上,是在對方。

你可以信任跟祈禱不會再有壓迫的事情發生,
但同時你也應該做好「最壞的打算」,要有所準備。

本來就應如此。


(待續)

關係中的「無界線感」,導致的苦果。

【界線很重要,讓我們說三次。】

最近發生的許多事情,其實都跟「界線」有關。

每個人的界線不一樣,有些人可以裸體去海邊,有些人在游泳池也要全副武裝。這是每個人與生俱來的不同。沒有好壞。但每個人要為自己的界線負責。

比方說你在海邊裸體可能發生的結果是被警察帶走,
全副武裝去游泳池可能很熱,這就是每個人選擇的後果。


關係中,如果對方沒有界線,那你就要小心。可能對方覺得你的電腦就是他的電腦,沒有告知就拿去用了,你很火,但他不明白你為何很火。

國家與國家之間,彼此沒有界線的話,好的時候還算和平,大家好來好去,不好的時候,就會造成掠奪、與控制的關係。強欺弱,大欺小。占人便宜還不覺得怎麼樣。反而覺得是理所當然的。對方覺得你的東西就是他的東西。他揍你,你還要把你的東西送他。

有一方的能量無限的擴展、往外伸。
結果導致更多的衝突,關係的惡化,甚至關係破裂。
那為什麼這一方要選擇把力量伸出去呢?因為「界線感」模糊了。

他可能誤以為,對方沒有拒絕,或者拒絕的聲音很微小,或者對方的力量很弱⋯⋯所以他就可以用各種方式來控制或掠奪對方。比方說,今天奪走對方的東西,如果對方沒有反抗,那就順理成章「以後都可以這樣做」。比方說,美其名為「照顧對方」,把對方納入自己的保護傘,但事實上對方不能有自己的意志。如果有的話,那就家暴對方。(想想香港)


回頭來看看自己。

其實並不全然是對方的問題。

如果出現「界線模糊」的問題,那雙方之內,必然都會有問題的起因。

為什麼自己這邊也會有「界線模糊」的問題呢?

為什麼無法表態呢?


首先,有一種可能性:

「界線模糊」有時候是因為「你想當個好人」。

有人覺得,犧牲掉自己的一部分可以換來和平。比方說你可能在成長過程中學習到,有時候有一方選擇「主動退讓」,會讓場面和諧。可能有長輩教導你,要和氣生財,吃虧就是佔便宜⋯⋯等等,讓你選擇主動退讓。

有人教導你這麼做。你信以為真了。

你想當好人,你害怕得罪別人。
你誤以為主動退讓,就可以換來和平。

但事實上,和平並不需要你主動犧牲。
和平建立在「互相尊重」上面。

________

來談犧牲。

犧牲的策略有效嗎?犧牲可以換來和平嗎?

犧牲就像是割掉自己的一塊肉送給對方。如果你的對方是獅子,你應該早日認清事實,沒有獅子會因為羚羊主動割掉自己的一條腿獻上⋯⋯就不會打羚羊的主意。羚羊應該想辦法精進自己的生存技巧,而不是主動跪下。

如果你們兩位都是羚羊,會不會遇到爭奪草地的問題呢?還是有可能。

唯有壯大自己,並意識到尊重彼此的界線,才能夠帶來和平。
有些人並不尊重你的界線,就像是性侵害的案例,你認為你沒做錯什麼,但它就是發生了。如果你從一剛開始就讓人知道你並不是好惹的人,就沒有人會想要主動去踢一塊鐵板。

但如果你是一顆軟柿子呢?軟柿子人人想撿。你無法確保人人都是君子。如果是這樣,世界早就和平了,沒有戰爭。主動拿掉自己的武力,並不會確保大家不打你。你有強壯、足以自保的武力,人們會忌憚你,不敢亂來。


__________

【克制貪欲,先想清楚再進入那塊草皮】
有時候,強勢方略施小惠,就可以達到擄獲對方的目的。

比方說,獅子允許羚羊在眼前的草皮上吃草。這塊草皮非常豐厚,有很多肥美的青草。但羚羊應該要能夠意識到,牠隨時可能會喪命。即便獅子現在看起來沒有在注意羚羊,但是當牠肚子餓了的時候,羚羊就等於是他圈養的家畜。


羚羊如果覺得生命比較重要,應該一剛開始就不要踏進那塊草皮。

青草到底有多好吃呢?有比你的生命重要嗎?獅子放任羚羊養肥了之後,結果是什麼?

所以要意識到,一時的貪念,可能會讓羚羊喪命。


__________

無界線感,造成的危機】


有些人對外的界線很分明,對內的界線很模糊。有些人對外人的界線很模糊,人人好,但對內的界線(例如家人⋯⋯)就很要求。也有些人是內外界線都一樣模糊的。也有少數人內外都很清楚。

學習「建立界線」是一種社會化的歷練過程。

如果你媽會偷看你的信件,很顯然她並不尊重你的個體性。這不是「為了你好」的說詞就能一語帶過的。如果你不表達抗議,很可能她也會一併收看你跟誰來往的訊息。(隱私這件事,對某些人來講好像不存在一樣。)

有些人覺得這沒什麼,忍一忍就過了。事實上他們學會的這種方式,會用在下一代身上。如果你媽媽是這樣的人,你可能會覺得,那你看你孩子的信件也沒什麼了不起。你的孩子會是這種無界線感的受害者。

事實上這種「無界線感」可能造成的,就是培養親近人(如伴侶或家人)之間的暴力、虐待或性暴力的問題根源。為什麼?只要有一方的能量超出界線,就會有另一個人的能量受到損害、被侵入。如果有一方自動退讓自己的界線,就是吸引能量入侵的溫床。

舉例來說,如果你很強悍,阿飄會隨便敢沾黏你嗎?如果你本來就很飄,什麼都無所謂,自然很容易跟祂們共振。這是自己核心能量不夠「在」、不夠「穩定」,所造成的衍生品。雖然能量上我們只要喝斥「不屬於我們的能量」離開,祂們就會離開。但如果對方是人類,有這麼簡單嗎?

如果人人都能安守自己的界線,自然不會有遺憾的事發生。
但事實上很多人是無意識的,他們沒有這方面的知識。

(待續)

2019年8月7日

晚上唸經會招鬼來?大錯特錯。

撰文:阿尼

我對於一般「道聽塗說」的消息,已經感到十分厭煩。

每年鬼月都會有人來問我,「鬼月家裡可以燒香嗎?」、「可以念經嗎?」、「可以晚上念經嗎?」⋯⋯這些事情大概就像每年聖誕節都會有人問我「要不要烤雞?」一樣的重複。

這些有待商榷的消息來源,多半是「聽別人說的」、「聽網路說的」、「某某阿姨説的」、「某某師姐説的」⋯⋯啊你有真正去查證過,這是她們從哪裡聽到的嗎?是哪位高僧大德講的嗎?沒有。全部都是「道聽塗說」。

這些片面的消息,來自於靈學知識/能量知識的不足。

一傳十十傳百,就像現在的偽科學一樣無明。

LINE裡面,不知道誰製作的圖片告訴你,吃甚麼才會健康。傳到所有的長輩都知道了,結果醫生說這根本是鬼扯。醫生都出來澄清了,還是有人只願意相信那張來路不明的圖片。也是讓人很無言。

晚上唸經會引鬼來?

我告訴你:「我經常、熱愛在晚上唸經!」因為白天工作忙碌,所以我通常有時間做功課的時候已經是晚上,我也沒有因此看過幾隻鬼。我家還住在山區唷!所以呢?這是真的嗎?鬼會因為你在晚上念經所以來找你,你白天念經他就去休息唷?用你的邏輯腦想一想,

這只是人們對於夜晚/黑暗/的無意識恐懼所造成的!


我從二十一歲開始修行,進入能量世界。剛開始我可能還會看到一些有的沒的,但也就一兩位,接下來我開始接觸佛法,開始唸經持咒,就越來越看不到了。為什麼?因為這些都是心性所化現。當你的心裡面沒有恐懼,你怎麼會跟低頻能量共振呢?

當你的心裡面有恐懼,那就自然很容易勾招一些有的沒的,那就是你自己的問題,要從施主你的心裡去解。面對恐懼的好處很多,不僅可以減少你遇到阿飄的機會,還可以幫助你現實生活的利益,比方說大膽去嘗試高空彈挑叢林漫遊等等,你的生活會更精彩好玩。


鬼並不會因為農曆七月所以變多,也不會因為晚上就變多。

為什麼?因為「靈魂的存在」是超越時間跟空間的,他打破了物理界的限制,因為他沒有軀體,沒有殼。他只是純粹用能量方式存在著。所以他才能穿牆而過,才能夠一下去這裡、一下去那裡。

既然靈魂的本質超越了時間空間的存在,那白天跟黑夜對他的限制是什麼?當然沒有啊!這是我們一般人體驗到的日夜,但對於中陰身的眾生來講,他們沒有時間的概念。(這就是為什麼有些中陰身的眾生可能流浪非常久都還沒有去投胎,因為他們沒有時間觀念。所以你可能會遇到六朝以前的古人,還在原地喝下午茶)

既然如此,哪來「晚上唸經會容易招鬼」的概念?
鬼根本沒有在跟你一樣白天晚上啊!你有聽過鬼要睡覺的嗎?噗嗤。

好,接下來我們來處理,「在家唸經會招鬼嗎?」這個問題。

純粹的唸經、持咒等等,會產生高頻能量,轉化環境磁場或你個人的低頻能量。簡單來講就是念經持咒會「放光」,照亮黑暗之意。

當你持誦完,有意識去做迴向的時候,這些光會散發出去,分享給這個世界、這個宇宙,所以「所有人都會得到好處,並因此成長」。這個地球上的一些沈重部分就會減輕一點點,大家會變亮變高一點(靈魂的頻率提升)。這就是為什麼要迴向的緣故。這會讓地球更好。也會讓你更好。


我們都知道有鬼道眾生的存在。其實祂們通常就是「靈魂/靈」而已。一些沒有肉體的靈魂,到處飄來飄去,暫時還不知道自己要去哪、要幹嘛。這些中陰身存在的眾生,大家普遍把祂們稱之為鬼。

但如果要仔細去講,「靈」其實有分為很多種,佛教分得很細。
在地獄道受苦的靈、在餓鬼道受苦的靈、介於中陰狀態的靈⋯⋯等等。

以我自己的經驗,還有一些不是靈,只是記憶。例如有人在那裏自殺,形成一種空間殘影(歷史記憶重播);或者是某人很憂鬱的坐在那裏,也許沒死,只是因為情緒很沈重,所以留下了記憶。有些地方會有游離的意識碎片、片段經驗,例如夜店或汽車旅館。它們可能滯留在空間中,以畫面的方式存在。

所以我們要能夠區分什麼是靈?什麼只是記憶重播、意識碎片。

靈是有意識的,可以自由移動。你跟祂講話,他會跟你回應。
但是記憶重播只是儲存在那裏的一捲帶子。你碰到就重播。這不一樣。

上述提到的靈,也就是有意識的靈體,其實大部分都不會主動去害人,祂們只是求解脫(想獲得自由)而已。有些靈,甚至是我們內心的投射跟顯現,反映了我們過去世的經驗。

(我是不是應該開個靈學專欄)

所以如果你在唸經的時候,後面站著的其實是前世的你自己,那有什麼嗎?你轉化能量的時候,某個部份的你自由了,這樣會很可怕嗎?當然不會啊。

還有,就算是路人甲,路過你家被光吸引,就像偶爾出現的蚊蟲一樣,那有什麼好可怕的嗎?人家得到解脫之後,在天上也會幫你一把。

「噢我曾經路過他家,得到他送的能量。現在我要走了,應該感謝他一下」

於是你可能就撿到錢、中個小彩券⋯⋯
有人送你家貓咪一顆高級罐頭等等。這樣不好嗎?

OK,所以,不管你在何時念經,都沒有問題。

當然也不要初學者就選擇挑戰汽車旅館、墳場靈骨塔這種地方念經啦,這樣會比較辛苦,因為要轉化的東西太多惹。(但是我覺得家人可能還比這些難轉,因為眾生轉完看得到,家人可能你一輩子轉了很久也不知道效果怎麼樣哈哈)

總之多唸經持咒是好的,要記得迴向,然後什麼時候唸都沒問題。
網路上的傳言不要亂信,不要什麼來路不明的師姐/老師說的話都信。

要有根據,要有科學邏輯。要自己去思考「是真是假?」

有些人連佛經都沒認真看過,就跟你道聽塗說「唸經會怎麼樣怎麼樣」,這種人講的話能信嗎?金剛經講「一切有為法,如夢幻泡影」,心經講「萬法皆空」,啊既然所有現象都是空性的,你還怕一個本質為空的東西?

如果有人阻止你唸經,而且是基於恐懼,那你要迴向給他/她,願他們早日度脫內心的恐懼,重獲平安寧靜喜悅的心。他並不知道這些說法是毫無根據的,他也不知道這些說法背後攜帶的恐懼,正在阻止他趨近善緣、接觸高頻能量。

不要怪他,畢竟這些上世紀的產物,道聽途說的說法,應該要在我們這個世代結束了。

總之,不要信而無腦。要能夠獨立思考。

世尊也鼓勵我們多多思維佛法的對錯真假,大家可以好好去看佛經在講什麼、有什麼功德、唸什麼會有什麼效益。然後你再唸無妨。



2019年7月26日

「冤親債主」是否真的存在?

情況是這樣的。

有一天我在修法。

天外飛來一筆,莫名動了一個念頭:
「現在這個修法要指定迴向給冤親債主們⋯⋯」

不知為何我升起了這個念頭,
然後身體的幾處疼痛部位全部消失了。

簡直就像是蓋印章一樣吧,浮水印之類,全部飛走了。

是到了那個時刻,我才確定有冤親債主存在的。




(續前回,也是到了幫某個個案迴向時我才知道真的有地獄道眾生,佛陀沒有騙我們。真的有靈魂是這麽痛苦的生活著)



好了,所以我們累生累世以來,跟那麼多人結過緣,究竟中間發生過多少互相傷害的事?現在你完全想不起來。可是這些發生過的事,難道就不存在嗎?這些「連結」的痕跡,其實在我們肉眼不可見的地方還在發揮著影響作用,就像業力一樣,你看不見業力,可是業力也正在影響你的每個決定。

可能我們過去生做過許多詐欺、偷竊、殺人、害人的事,也可能做過一些好事,如造橋鋪路,蓋廟興學,當官惠民。我們曾經當過國王貴族,也曾當過平民凡夫,也有當過乞丐妓女;有在神廟服務過,也可能曾經終生閉關。

但是不論哪一個人生,我們很難沒有跟別人結過惡緣(很少有人終生只做過好事的吧!你難道沒有亂丟過垃圾或興起過任何負面念頭嗎?例如前面的人正在亂開車時,正是你造下口業的時機),這些怨念與惡業,遮障了我們,讓我們變得更無明,或者遠離了善緣正道,容易結交到損友、容易被那些並不愛我們(只愛我們的錢XD)的人吸引等等⋯⋯

重點是,我們不知道。

因為這些都發生在過去世。

可是你說它有影響嗎?有。

你前世跟人家結怨,人家沒有轉世投胎的話,可能也想盡辦法要害你。如果轉世投胎到你旁邊,他莫名其妙就是討厭你,做傷害你的事情,明明你沒有對他怎麼樣,他就是看你不順眼。你一定有過這種經驗吧?別懷疑了,這就是某一種類型的冤親債主啊!

當然兒女俗稱也是父母的冤親債主之一,但別這麼說,兒女也可能是來幫父母的貴人嘛!

比較討厭的是,如果你的冤親債主是有危險性的,是容易造成你在物質或精神上容易有重大影響的,那就比較麻煩一點。比方說有些人容易勾招到職場小人或惡意攻擊的競爭對手、有些人容易遇到仙人跳洗完錢包還要背官司的,就比較難處理了。

這些事情不會無端發生。所以最有可能的就是「正在處理前世因果」。

前世因果正在化現,不處理嗎?要等下輩子嗎?當然不啊!

這些人是誰?他們有可能就是你前世的冤親債主啊!

所以如果現在就可以開始處理冤親債主的話,事情一定會順利很多。


舉例來說,當「清理」來到一個比較細微的地步,你就會知道「起心動念」最重要,比什麼都重要。你不會光只從行為上去改善,你會從「因」的部分就很謹慎。

而且你不只處理你已經看見的「因」,你還會去想辦法迴向給那些尚未升起的因,只要可能結下惡果的惡因,從根本上都盡量予以避免;反之,若會結下善果的,從善因的部分就大大鼓勵增長。

對於看不見的因,例如過去世的因⋯⋯以及過去世的果,趕快讓他「善了」。
過去世的冤親債主,趕快迴向給他,讓他早日解脫。就不會再來障礙你。

這些都不是純粹的宗教術語,而是真實存在的能量法則跟定律。

因為過去世我們跟這些人「有連結」,這些連結如果是「負面的記憶」、「一再重播的歷史記憶/傷痕記憶」,那就要予以修正,消除錯誤,使其歸零、重整。

變成全新乾淨的一張白紙。

這完全符合零極限的說法不是嗎?只是比較宗教一點的術語而已。

噢「冤親債主」,噢那些「過去跟我們有過連結的人」⋯⋯

好的,讓記憶掰掰吧!歸零吧!

怎麼做?


佛教說,「舉行法會吧!」

迴向功德給他們吧!迴向能量給他們吧!
讓這一切平衡。

零極限說,「清理!」

開始清理吧!讓這一切歸零吧!
讓一切恢復成空白的背景。


所以我覺得,傳統宗教跟新時代是可以互通的,只要找到彼此間的能量用詞語彙,足夠熟悉這兩者之間的差異,很多事情是可以互相翻譯的。但是要足夠熟悉彼此的語言,以及知曉這中間的價值觀有何不同。這是一條漫長的路,但並非不可行。

「修行」一詞,不分宗派。
「修行方式」,人人不同,

「修心」才是究竟之道。

我以自己的修煉之路來實證,這之中的差異與相同之處。

_________

冤親債主,佛教用「超渡」的方式來轉化這些記憶、這些過去跟我們有緣的人。歡迎報名明天在台北的阿彌陀佛超度法會。(看一下時間表,現場人來就可以。遠距也行。)



2019年7月6日

「親愛的,我把關係摧毀了。」-認識受傷的內在孩童。


在一次盛怒之後,雙方可能說了氣話。

氣話、傷人的話、有刺的話⋯⋯

以及埋在心裏已久的怨言(可能十幾二十年份)⋯⋯
透過火山爆發,一次性的清空。

因為雙方還在氣頭上,所以可能不碰面、不吃飯、拒絕往來一陣子。
少則幾天,壞則數個月。或者同處一個屋簷下,氣氛卻冷若冰山。
看到彼此就像空氣人,想叫對方卻不會直呼名字。

直接省略名字敬語或代稱,沒頭沒尾的一句:
「⋯⋯幫我拿OO東西過來。」

沒有名字,沒有代稱,
在座所有人,都不知道在說誰。

但只有雙方心知肚明,是在叫對方。

_________

時間如果久了,戰場拉長擴大,就會波及周遭親友群。
憤怒可能會被導向那些不經意問起情況的閒雜人等、或試圖表達關心的人們。

「啊你跟那個⋯⋯還好嗎?!」親友小心翼翼地問起。
一個白眼、憤怒的字眼,隨即脫口而出。
「⋯⋯叫他/她⋯⋯!!我再也不會⋯⋯!!」

很簡單,因為沒有人知道你承受了什麼。
所以你感到憤怒。你感到犧牲。你所有的壓抑有了出口。

等等,但為什麼你需要壓抑呢?

而當你把關係摧毀之後,接下來又該怎麼辦呢?

當愛跟恨,混雜在一起時,該怎麼做?

該先處理哪一邊的失衡?
是自己的失衡?還是關係的失衡?

_________

【認識受傷的內在孩童】

首先要知道的是,當一個人生氣時所做出的行為反應,有很多時候都是在反映他/她的「受傷的內在小孩」,而並不是成年人、有意識有理智成熟的這個他/她。

當我們遇到困難或挑戰,內在防衛機制會自動啟動,
陳年的「創傷印記」也會被按下開關。

(換句話說是微細身的失衡)

本來的他/她是良善的,但是眼前這起吵架事件,可能會把他帶回很久以前的「案發現場」。當時,他可能正在被父母責備而啜泣、或者因為被誤解、被排擠而感到憤怒。所以當今天有另一個事件發生時,內在的陳年感受會同步被觸發。

換言之,你看到眼前這個盛怒的他、崩潰的他,並不是真實的他。
而只是他內在受傷的孩童。

如果你要求一個孩童做某事,而且要精準地達到目標,
用想的也知道不太可能。對嗎?

但如果你要求一個成年人的話,那可能可以合理作到。

所以,如果你眼前這個受傷的痛苦孩童正在尖叫、破碎,你會用成年人的標準來要求他嗎?不會。因為這不正常。但是如果對方失去理智,也許你可以善意提醒他,或立馬作出保護自己的方法。

當這個人清醒,恢復成年人的狀態時,那些情況好像又離他遠去。

但是,這個受傷的孩童並沒有離他而去,而是繼續住在他內心深處。

所以,如果沒有療癒內在孩童、當事人沒有看見這個模式,
那情況是不可能停止的。

吵架、爭執、各說各話、情緒化、摔東西、毀滅傾向、崩潰爆哭⋯⋯這些都只是一種陳年的受傷反應,如果你能清楚認出自己的反應、認出對方的反應,那你就能夠貼近真正的他/她。而不會在這種對方或自己「狀態不好」的時候,下任何重要決定。(如離婚、分手⋯⋯)

因為對方還是會恢復清醒的。

這時候再跟他提,也許傷痕就有被看見的機會。



但如果你一昧地只是要求對方用成年人的標準、忽略其實是對方的內在孩童正在大吼大叫,你就會誤會是「這個人壞掉了」、「不可理喻」。成年人有所謂的「情緒控管」EQ,但是孩童有嗎?孩童沒有。孩童是真誠的,他感到受傷時會哭泣。但大人傾向於壓抑。

所以如果一個大人的內在孩童是受傷的,
他日後所顯現的,通常是壓抑後的加倍爆發。

我們都知道陳年的傷痕不可能立刻好轉,但是抱持「理解」的態度是非常重要的。當你「理解」對方並不是在針對你大吼大叫,他可能是在針對「他的父母」-特別是他兒時的父母大吼大叫時,你就不會「對號入座」感到生氣,因為你明白他並不是在針對你。

也就是說,你要保持清醒。

要能夠區分,是誰在說話?是他的內在孩童嗎?還是這個成年人的他?

他現在是在跟你說話?還是在跟他的父母說話?

有可能,對方只是借了現在的場景,在重溫舊傷而已。

那你要跳進去跟他一起演出嗎?


所以明智的人,應該要意識到,當一個人正在吼叫時,先不要急著對號入座,要保持冷靜。要知道很多憤怒並不是衝著你來。而是一種投射。一種舊傷痕。要能夠看到是誰在說話?是對方的內在小孩在說話嗎?

好,然後我們才能來談「和解」。

(待續)

「課程」7/13法屋製香課(台北)


磨香・煉心
古人云「香有十德」:「感格鬼神、清凈身心、能拂污穢、能覺睡眠、靜中成友、塵里偷閒、多而不厭、寡而為足、久藏不朽、常用無礙。 」

意思就是,好的香能夠感召鬼神(上供下施)、淨化身心靈、除障/去除負能量、安眠、幫助身心平靜、品香偷閒、好香聞多了也不覺得討厭,而且因為香的品質好,少量點來就很足夠⋯⋯再者好香跟好茶一樣,可以久放也不會壞(通常是指沈香檀香類單品)、常用也沒關係。

上述是品香的階段,而 本堂課程注重在基礎的「製香」哲學。

製香人的品德很重要,因為會影響香的狀態。


很多人只知道調配用料,跟注重於聞起來味道如何,但卻不注重香材是從哪裡來的(來源是否清淨)、香材的能量狀態、製作過程的心境⋯⋯其實這些都是眉角,也是決定香的品質的重點。

阿尼將在本堂課中,教導學員如何透過製香來「煉心」,在日常生活裡拾得一段「與心相遇」的時光,幫助你放鬆而凝定,讓心徹底安住在當下。


日本善光寺前大香爐
「7/13製香課・課程大綱」
製香課是基礎,學會製香的方式後,即可自己製香。
香可安神、清淨空間,是您安度七月的最佳良伴。

【香的歷史】
「香」的歷史:祭祀鬼神、空間淨化、用途
「香」的地區性:藏香、中華香、日本香。
「香材分類」:樹脂類.木質類.花朵類.藥草類
「香」的製作方式:運氣定心、學會正確使用杵臼
「香」的品味方式:燃香、點香、埋炭法


【製香理論】
香材好壞分辨
人工化學香與天然香之分別
奇花異草:天然植物花朵入香
西方藥草學與東方香品的相遇
香的奇聞故事:役使鬼神、結球不散
課程實景
【新時代能量製香】
製香者・脈輪清理
能量感知力訓練
鼻通:嗅聞訓練

【實作練習】
製作安土地香(含配方/選用來自不丹清淨素材)
製作淨化用香(香材自由選用/製作自己的專屬香)


授課老師:阿尼

身心靈百萬部落格「天地之心・能量療癒」作者

法屋」負責人
「梅林的魔杖課」課程系統創始人
「巫士課」團體帶領人

臼井靈氣師父
光的課程天使級次教師
線上塔羅課程教師

跟大地一起工作
創立「法屋身心靈市集」

近年來為利益更多人
而研發多款香品、魔法蠟燭與噴霧。

時間: 7/13 (周六)下午一點半~五點半/六點
地點:台北度母療癒空間(近捷運國父紀念館站,報名後告知地址)

費用:6400/人。(匯款帳號請私訊法屋)
*學費含一組阿尼精選的大理石杵臼、安土香、空間淨化香。


來看看同學們認真地使用杵臼磨香的樣子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Fawu15/videos/198591054375267/





2019年7月2日

「關係中的獨處日」


【關係中的獨處日】

我覺得關係中要有「獨處日」、「獨處的空間」⋯⋯
這真是太重要了。

簡直就像呼吸一樣重要。

這可以有效地減少關係中的摩擦,
並增加新鮮感、增加互相體諒理解的空間、
增加對對方的包容度、減少不耐煩、憤怒滋長的空間。

這應該作為一個理想國的政策去實施。

保證可以救援一些關係失和的夫妻(吧)。


古有云:「相看兩生厭」。

就是指夫妻整天看著彼此,真的很容易產生不耐煩的情緒,覺得厭膩。



古又有云:「小別勝新婚」。

就是指這種獨處後產生的距離,製造了新鮮感,
讓當事人能重新審視彼此,並理解這份關係的珍貴。

如果沒有距離,整天黏在一起,很容易不知道要珍惜彼此。傷人的話、無腦的話也會拿出來說。無法考量對方的想法感受。(欸~據說很多丈夫先生⋯⋯之所以一直得到妻子的白眼就是這樣)

如果有距離,沒那麼好到手,就會珍惜彼此。(竊笑)

如果即將失去,就會發現手上的東西其實非常好,難以到手。是少有的款式。

這就是人之常理吧。


「關係」摸索彼此都可以接受的生活方式

某日的早餐

【摸索彼此都可以接受的生活方式】

各做各的事,然後有閒暇餘裕時,就一起見面吃飯。
這是我們研究出來的理想模式。


這是花了一段時間之後摸出來的結論。

也是適合我們關係的方法。

每個人、每段關係都有不同的樣貌。

而我們的樣貌是這樣的。

________


因為無法忍受長時間24小時黏在一起,
所以發展出既獨處、又可以短時間在一起的生活。

目前最高紀錄是同居七天,然後就差不多 了。

因為有很多事情我需要一個人才能做,
旁邊有人就無法專心(包括寫作也是)。

女友的範圍比較彈性,大部分是配合我。
但她也需要很多的獨處空間。

於是我們約定,以後住在一起,要有各自獨立的房間。
如果想要找對方,要先看情況。

在私人房間裡,可以完全放鬆。
但也想要跟對方一起經歷日常生活。所以住在一起。

如果有需要獨處,就跟對方告知一聲,進去自己的房間。
如果有需要找對方,就敲敲門。

___________


尊重對方的界線。

摸索彼此都可以接受的生活方式,這是非常重要的。

這樣可以減少摩擦。


沒有非得誰要配合誰不可。

而是兩個人彼此觀察,透明討論,
研究出一套讓彼此相處起來,都輕鬆自在的方法。

每個人的出身背景不同、創傷印記不同、地雷底線不同、個性喜好不同⋯⋯
不可能完全一樣。

所以要能夠找到一個彼此都能接受的方法,
才能夠安心地在同個屋簷下生活。


不一定要「住在一起」才是好,

有時候「不住在一起」,反而更好。


了解對方作為單獨個體時的生活型態,
再了解自己的生活型態,

然後彼此願意為了「未來的共同生活」做出什麼改變呢?
(如果關係已經走到這一步的話)

透明、真實地,一起研究。

相處起來沒有壓力,沒有負擔。
輕鬆自在,喜悅,愉悅。相互理解。親密感從中而生。
用愛與珍惜,陪伴彼此。

這樣,幸福就會早日來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