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4月26日

「活動」5/1精靈火典--為台灣祈福

泥火山

在台灣・美麗之島福爾摩沙之上,有一片區域正在面臨不當的開發與破壞。

土精靈、泥漿與岩石精靈此刻正遭受生存的危機。

眾所皆知的是,某些團體為了自身利益而剷平了山頭,破壞珍貴的青灰岩(泥岩/惡地)地形,尤有甚者,某些不當的開發案掩人耳目,企圖迅速通過環評,罔顧居民的權益等等⋯⋯絲毫不尊重原生土地,與原本就世代以此為家的居民。

在開發者的眼中只有「錢」、利益,至於能量上的失衡與業力,從來不是他們考量的目標。官商勾結、兩道遊說、被遮蓋的民團與環保團體的抗議聲音,使得這些行為變本加厲。

到底為什麼,台灣會變成這樣的社會呢?


台灣有美麗的生態資源,這是我走訪需多國家之後的真切感言!我們擁有並不輸給國外的美景,如果這些地方都被好好保留並嚴禁不當的開發,就能成為永續經營、低污染且高經濟效應的觀光資源。同時這些能量寶地,也能夠帶來靈性旅遊的觀光客。

你看見可愛的小妖精了嗎?
台灣有自己的「地、水、火、風」能量凝聚地,這在許多國家都是屬於罕見的。台灣麻雀雖小・五臟俱全,是真正的一塊寶地。泥火山、惡地是台灣土元素能量的重要象徵,這些特殊地形之上所居住的精靈族群,跟他處的族群非常不同。祂們非常溫和,且與當地居民有共生共榮的關係。

在這種地形上耕種的農民,大多數都能夠尊重祂們的無形存在,甚至立祠供奉。農夫們也懂得保持這片土地的脆弱平衡,不過度濫墾濫伐。所以百年來精靈與居民們一直都是相安無事。直到近代,財團與各種開發案的入侵,導致這些土地正在急速失衡中。

請問,把天然形成的地形剷平倒水泥蓋停車場,或拿來堆垃圾,不僅可能污染水源、讓原本的居民種不出好作物,還可能因斷層活動污染土地,這樣有比較好嗎?

台南龍崎的垃圾掩埋場事件
馬頭山垃圾掩埋場事件
月世界。
上圖摘自這裡
有沒有發現?以上接連多起事件,幾乎都是針對「泥岩地形」而來。為什麼這些地方自古以來很少被開發?一定有它的理由!古人不會比我們笨。

當你走進這樣的地區,首先能量氛圍就跟一般地方不一樣!因為這裡居住的存有,跟別的地方不一樣。接著你要開發什麼?天然條件上就有很多限制。所以這樣的地,並非是被閒置,而是一種冥冥中被保護著的地區。

當人們默許與縱容少數人的為所欲為時,短視近利的結果,是我們美麗的生態將面臨無法復原的危機。一個需要百萬年以上才能發展出來的天然地形,一旦被破壞,後續絕不是堆個土再植栽就能夠恢復的!過度的濫墾濫伐(諸如財團賣地圖利、或亂蓋露營區等等),將導致天災的可能。


泥火山。
台灣土元素的重要象徵之一
此刻,台灣的土元素正在被削弱!四大元素的失衡,將造成嚴重的後果。

近年來除了持續增加的空氣污染(風元素失調),現在連土元素都逐漸淪陷!

要知道,如果風元素失調,空氣變髒,大自然為求自體淨化,水元素就會調動去平衡失衡的風(下雨會讓空氣暫時潔淨,然而這並非長久之計,因為排出的水也會污染海洋,然後台灣地質又不適合一直下雨,有些脆弱的山會崩塌掉)

當今天土元素被破壞掉的時候,我們還剩下什麼?
一切都是依靠著大地生長的不是嗎?


今年台灣本來就犯土煞,如果我們再繼續鏟平自己的土元素、毀滅所有珍貴的土地生態⋯⋯(詳見馬頭山事件)結果絕對不是件好事。人類是仰賴土地為家,我們就居住在地上,一旦我們對自己的土地毫無敬意,持續破壞下去⋯⋯結果會是什麼?

請現在就站出來,有所行動!


泥火山。
地底下蘊藏了豐富的動能與生命力,
象徵了大地所能帶來的療癒與休養,
呼應了大地媽媽神聖的療癒力


為了協助台灣回復土元素的力量(土元素象徵穩定、豐盛、深層修復、滋養的能量),我將在5月1號,於燕巢地區舉辦一個精靈火典。

室內的精靈慶典。
戶外的則為大型火儀式
精靈火典結合了精靈慶典與火儀式,精靈慶典可以為一個地區帶來生命力,使當地精靈族群恢復元氣。火儀式則是透過火元素的力量,快速轉化障礙、代謝沈重能量(如貪婪),並促進和諧。本儀式會讓宇宙神聖之流進入這些失衡且遭受破壞的地區,包括一切相關的人事物地,都會被共振到。


與會者須知,我們真正的敵人並不在外面,而是在我們之內的貪婪心念。

所有生物都是命運共同體!

當有一個人造成對環境的破壞,這反映的是整體的失衡。當我們能夠對治自己內心的貪婪,懺悔並潔淨內在的心念,我們就能間接使一切事物回復到和平、和諧的道路上。

從我們內心的和平開始,從關懷環境開始,讓這場儀式成為一個事奉的起點。


本次儀式主題:

(1)為台灣地區的泥岩、土元素祈福,因為此刻它們正遭受破壞與不當開發的危機
(2)迴向能量給台灣、大地之母、海洋與所有的精靈族群。
療癒與修復失衡之處,帶來生命力與動能。

(3)祈願台灣的土地能量恢復平衡,平衡四大元素。

*「現場與會者」與「遠距參加」的朋友都會一併收到這場儀式的能量。



活動地點:高雄燕巢
活動時間:5/1晚間七點~九點半
遠距參加費用:500元
(*主辦方將準備儀式材料與供品。主要祭品由主辦方提供。)
(本活動結束後,將捐出部分所得支持保護台灣泥岩地形的環保團體)

主祭者:阿尼

是一個巫師、教師、治療師
21歲開始身心靈探索學習
26歲回應老鷹的呼喚,走上天命之路

身心靈工作者
光的課程行星級次教師、塔羅教師
於台灣・香港等地開班授課
「梅林的魔杖課」系統創始人
「巫士課」帶領人

為百萬部落格「天地之心・能量療癒」作者
法屋」負責人


助手:弧仙・放空旅社


2018年4月19日

「關係」做讓彼此有力量的伴侶

【做讓彼此有力量的伴侶】

每個人都會尋找「讓自己感覺更有力量」的伴侶,而不是「讓自己失去力量」的伴侶。

如果你的對象正在發展自己的力量,請祝福對方。

如果你們兩個在一起,會互相失去力量,
或者只有一方是有力量的,那就代表這段關係是失衡的。


請好好想清楚彼此怎麼了?有時候「退一步海闊天空」,
也許退一步才能想清楚的事,就不必一定強求要在「現在」繼續。


請做「讓彼此有力量」的伴侶,而不是剝奪自己、剝奪對方力量的伴侶。


_______

簡單的小測驗:

(1)跟對方在一起時,你覺得自己更有力量?
或者是你獨處時更有力量?

(2)當對方跟你說話時,是貶低你的力量?
抑或是他說的話,會讓你覺得自己更有力量?
(當然不是討拍喔!而是真心誠意的回應)

(3)你們的關係,如果成為「情侶」會讓彼此更有力量,就應該當情侶。
如果你們的關係,成為「朋友」,會讓彼此更有力量,就當朋友就好。

(當然人總是有選擇,也可以「以上皆非」,或者當家人等等⋯⋯
但請務必要釐清,現階段兩個人「當情人」或「當朋友」,何者「會讓彼此有力量」?)

一段讓彼此有力量,不斷「增能」的關係(為彼此帶來能量),很容易就能夠長久維持。所以關係是需要經營的,也是需要「釐清」與「用智慧去辨別」的,不是只要雙方有愛、有感情就好。如果沒有智慧去經營,再好的關係、再多的愛⋯⋯也是會隨著時間被消磨的。

_______



以上這篇文章是來自於我的親身體驗。

很多時候我覺得自己做得不是很好,雖然我已經經歷了多段關係,但每次遇到障礙的時候,我也會覺得很納悶,有很多難題要解。每個人都需要在種種的經驗中,逐漸累積、成長。大家都非完人,關係總是需要磨合,沒有人一剛開始就是EQ高手,懂得跟伴侶相處的⋯⋯

情感關係是很多人的罩門。

我發現,其實關係是可以同時帶給兩個人力量的。關係的「相處形式」其實可以有很多新的選擇,法侶、伴侶、家人、朋友⋯⋯或就是兩個獨立的生物個體,依照各自的意願與個性去發展。

有時候是不必特別去定義關係的。雖然「定義/名稱」會讓我們的頭腦比較容易跟對方相處,但同樣也是這個「定義/名稱」困住了兩個人,例如老公老婆、男友女友⋯⋯這讓我們對關係的想像變得貧乏平庸,變得被框架所侷限(老公老婆就應該怎麼樣、男女朋友又該怎麼樣)。

應該說,並非只有「單身」才意指自由,
而是就算是伴侶關係,也可以是自由的。

能量是無常的,所以關係也隨時在變化。
我們不應去迴避這些變化,而是要看出變化的背後代表的是自由。

能量是自由流動的,愛也是流動的。
關係是流動的,

但是心的本質是不變的。

當靈魂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,
唯有真正的愛會留下來。


讓自己成為自由。
讓雙方成為自由。

讓心回到自由之中。


2018年4月17日

「放下執著,關係才會長久。」

我正在學習一種沒有「佔有欲」的愛。

然而這是何其困難的事呢?

我們對朋友很少會升起佔有之心,是因為至始至終我們都清楚他們是獨立的個體。我們不會過度干涉他們的行蹤,也不會干涉他們的決定。大多時候我們都只是在旁協助、陪伴,或互相幫忙而已。彼此很少有求,有求的時候必然是真正需要幫忙的時候。大多數人跟朋友的互動與相處,都是平等自然的。

但是情侶與家人之間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。

對於情人,我們經常會升起佔有之心。

「佔有欲」呢,一剛開始可能沒有,但時日一久就會產生。一剛開始我們受到某人的吸引,甚或產生迷戀,接下來就會想跟對方有更多互動,想要在一起。(此時經驗的是「求不得苦」)

在一起之後,劇情仍未結束。雖然雙方已經在一起了,但你就會開始注意對方心裡有多少百分比是給你的?他是不是做任何事都有想到你?他體諒你嗎?他是否有滿足你的期望?他理應照顧你,因為你們已經在一起了。如果他看街上的妹,就是不忠。如果他吃好吃的,卻沒有給你帶上一份,就是不義。(此時的考驗是「平等心」)

由於雙方在一起久後,關係穩固,所以你理所當然會把對方視作為你的「所有物」、把對方視為「你的隱形領土範圍」的延伸。於是任何動搖這段關係、「踏入領土」、「意圖帶走你的所有物」的行為⋯⋯都是被禁止的。甚至任何膽敢靠近你隱形領土範圍的人,都會導致警鈴大作。(現在你的所有物就像是羔羊般任你宰割了。)

你的佔有欲開始無限上綱。剛開始只是對方一個人受你控制,現在可能連他週遭親友都是你的國土延伸。你的勢力範圍開始擴展,為求主權穩固,所以週遭範圍務必做到斬草除根。一朵花都不許長。

這樣的關係型態,導致雙方逐漸失去自由,失去力量。當事人離自己的神性越來越遠,為了求取關係穩固所帶來的「安全感」,你覺得以上措施都是合理且必要的。而在這個過程中,你可能也沒有真正尊重對方的意願,你認為愛他就是要照顧他。照顧他的某種方式就是控制他。



你認為若你們「彼此相愛」,就應該「互為彼此所有」。(此時的考驗:佔有欲,與執著。)所以任何會挑戰這段關係穩固的「變動因素」,都應該「殺無赦」。逐漸地,兩個人都失去了自由。只要對方一不接電話,你整天就提心弔膽,或者是怒不可遏。對方可能因為怕你擔心,所以就刻意不提某些事情。於是關係中就有越來越多不透明的地方。

兩個人很難對彼此敞開心房,因為怕對方生氣、吃醋,所以選擇乾脆不提不講。如果有會讓自己快樂的事情,但會讓對方不快樂⋯⋯那就不去做。明明是自己的生涯規劃,但是要遷就對方,所以就暫緩實施、或者乾脆放棄。就好像要證明愛一個人之前必須截斷一隻手,來證明有多愛對方一樣,你認為你選擇了愛,就要放棄個人的力量。或者是因為愛所以犧牲自己配合對方。


但事實上明明不是這樣的。


為什麼我們會想要佔有對方呢?為什麼不讓他做他自己呢?
大部份原因是來自「貪愛」與「執著」。


貪愛,使我們不可自拔地迷戀某個人,或某種完美型態。
貪愛就像是強力粘膠,讓人被「黏住」。
兩個人彼此相黏,便無法各自獨立健康的發展。

執著,讓我們緊緊被勾住。事實上是我們意願使自己被勾住的,並沒有真正的「外來他者」勾住我們。執著像是一把鉤子,彼此拉扯時就會流血受傷。

在「黏住」與「鉤住」之後,緊接著我們的安全感受到了挑戰。
我們覺得一段流動的關係意謂著「不安全」。
「沒有清楚明確定義/名稱」的關係也等於不安全。

為了處理這份不安全感,所以想要「固定」能量,來追求安全感。

於是我們就開始伸出「控制之手」,想要「佔有對方」或是「控制關係的發展」。但可惜的是,宇宙的法則是「愛」與「信任」。一段好的穩固的關係,也是建立在愛與信任之上。如果沒有愛與信任,任何關係最後都會面臨失敗告終。

愛與信任、愛與自由,是非常重要的配對組合。

愛本應是流動的、自由的、快樂的、沒有束縛的。


當雙方追求的是「安全感」而非真正的愛,伴侶關係就完了。

當注意力放在「愛」的時候,愛會增多,不會減少。
當注意力放在「安全感」的時候,安全感會減少,不會增多。
因為沒有直視內心的恐懼,所以不安全感會隱隱作祟。

若為了追求安全感而放棄自由,
這份愛將變成令人窒息的、不健康的愛。

現在的社會卻把愛描寫為「犧牲奉獻的」、「至死不渝的」(應該只有因果業力會至死不渝⋯⋯還會跟你到下一世)、「為某個人守貞是高尚的」、「愛是跟某個人綁定條約式的在一起」、「犧牲自己的自由也是一種愛」、「愛是無條件的付出」、「相愛就應該要結婚,結婚就應該要終老」⋯⋯究竟什麼時候我們才能把自己從這些「所謂的愛」的框架中解救出來呢?

當我們把「愛」關起來的時候,就像是把「錢」關起來一樣。我們限定它只能待在這裡,於是它將會枯竭。但是當我們允許愛流動的時候,愛會增多,並流向整個宇宙與海洋。

整個海洋與宇宙是無限的豐盛,當我們允許「愛」與「金錢」進入無限的循環時,它自然會再次進入你的生命中,創造更多豐盛。


2018年4月16日

在伴侶關係中,發展愛與覺知的「觀」。

圖摘自網路

擁有一段好的、和諧的伴侶關係,這是所有人的心願。
然而如何擁有一段好的伴侶關係,有時是需要彼此不斷磨合、各自修正的。

也許人們會去追求一段完美的關係、完美的戀人。
但完美的戀人本身可能並不存在,有的只是我們內心對完美的渴求。


當我們將完美的框架放在各種人事物上,很快的我們就會發現,真正的完美並不存在。也可以說,在這個世界上的所有事物,可能都或多或少存在著某種遺憾。然而有那一點的遺憾,才符合人性。

例如在印度街頭隨處可見車輛的叭叭聲,初到印度者會覺得很不習慣,覺得甚為嘈雜,但久了之後,就會發現叭叭聲中也有秩序可言。駕駛各種車輛的司機們是靠著喇叭互相溝通的,而且雖然路上的車輛眾多,卻流動順暢,很少產生什麼意外。這對外國人來說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任務。

情人身上也可能出現一些讓我們難以適應的特質,因為不同的出身背景,所造就的獨特價值觀、思想與個性等等,都與我們非常不同。但是,通常也是這樣的特質讓你覺得對方有趣吸引人。


當我們放下對完美的渴求,開始試著「接受」眼前的一切時,
就會發現「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」。

我們經常在對方身上尋找「神性的品質」,並深深被對方不經意展現出來的「神性」所吸引。那是讓一個人內在「不斷發光」的能量來源。然而,當我們試圖伸手去捕獲它時,它就消失了。

「控制」、「貪欲」、「嫉妒」與「佔有」,都在消耗一段關係的能量,也在消耗彼此之間的「緣份」、消耗彼此的「耐性」。

當「關係的能量」逐漸下滑,下滑到一種無法挽回的程度時,
雙方的分離是註定指日可待的。

然而,也並不是說分離後就不會再走在一起,因為雙方也有可能只是「短暫的分離」。只是分離後會不會繼續在一起?這絕大程度取決於雙方「靈魂的意願」。若有一方不願意,關係就無法成立。

伴侶關係能讓我們學習、成長,快速地突破,累積讓靈魂頻率提升的資糧。但是情侶們也很容易在「雙方過於靠近的距離」中,迷失了「觀照」的能力。



當跟對方過於靠近,我們的能量界線容易消失(例如下意識地給出、慣性遷就對方),由於眼前的對象非常吸引你,所以我們的視覺焦點會迷失,會完全將注意力放在這個人身上,於是起心動念都容易動怒、執著、貪嗔痴。

在這樣的狀態裡,我們會忘記自己,而眼中完全只有對方。於是,升起想要佔有對方的心、產生「情執」,然後也會因關係的短暫變化而感到痛苦。

(特別是潛獵者類型的人,特別容易在這點上困住)

這個時候,因為人們已經百分之百掉入其中了,不僅涉入、還讓雙腳身陷在泥沼中拔不起來,雙方的能量緊密交織在一起,糾纏不清。此時關係的能量不是清澈的,也沒有甚麼觀照與覺知,一切都是基於「欲望」而產生的結合,所以就會經常感到痛苦。

這個時候,其實只要退一步「觀照」,覺察自己當下的狀態,不要將注意力全然放在對方身上、而是將注意力放在以自己為中心,保持平靜,客觀地保持距離去觀看全局,就能夠快速地與事物發展出「健康的距離」,不掉進能量漩渦,逐漸離開痛苦與執著的局面。

(雖然這對戀愛中毒者/認為全世界只有感情最重要者-⋯⋯來說很困難,但如果不想要再繼續痛苦下去,請務必練習這個方法好嗎?)

那麼,何謂「觀照」呢?

也就是,對事情的進展,保持著清晰的「觀」

僅僅是去覺知,並對事物保持著某種程度的距離。既不靠得太遠也靠得不太近,以一種中立客觀而富有接受性的態度面對之。

覺知到「當下的體驗」是中性的(凡事不好也不壞,且只在當下發生、經驗)
並信任宇宙的流動。


「觀照」是一帖良藥,能夠讓雙方更加靠近。
同時在距離緊密時,也不容易擦撞產生意外。

一切都仰賴於我們是否有保持「明晰的觀」。



2018年4月13日

「課程」五月・脈輪舞蹈課



【靈性之舞】

在薩滿文化中,舞蹈(出神舞蹈)、儀式(法)、歌唱(巫吟)⋯⋯都是巫的語言。透過做一件事而進入巫師的「出神狀態」,從這個世界遊走到另一個世界,「鼓聲」與「舞蹈」無疑是最容易入門的部分。

對於天生的做夢者巫士而言,他能夠自然輕易進入這種「出神狀態」,但要他述說,卻是非常困難的。直接切入不同的時空領域/能量場是我擅長的,因為能量世界與物質世界只有一線之隔。然而對一般人而言,卻要花費很多時間來說服頭腦。



【修煉原始生命能量】

當我看見許多人被「外境」所困,能量場沈重而丹田無力,卻要去運作許多事,這當然是非常困難的。特別是一些體質虛弱的朋友,因為天生的內建引擎就不是「發電機」體質的緣故,如果吸收到環境的濁氣,要靠自己去排除有時很困難(而且還是一再不斷中招);

或者本來天生攜帶的能量就屬於「柔和」類型的,被派與重任時會覺得喘不過氣;修行修到一個程度遇到瓶頸上不去的人、一直專注在外境有多麽高超的儀式、卻失去跟內心連結的人⋯⋯

於是我選擇了「脈輪舞蹈」來作為輔助工具,希望能夠協助各位回歸到內在中心。

我想,我們都需要不斷回到自己的內心去確認,然後再往前走。



::脈輪舞蹈::
「課程重點」
從丹田處鍛鍊核心能量
從海底輪處發展自然律動
成就全身性的舞蹈
排除能量場上的沈重、黏稠與障礙
發展與自己的核心對話
觸碰靈魂深層的寧靜
覺知呼吸





這是一個以喚醒、鍛鍊拙火(生命能量)為主的脈輪舞蹈課程,幫助現代人在繁忙的生活中,逐漸恢復元氣,並與自己的身體、心靈同在。(這是欲學習我未來開設拙火瑜伽之前的入門課)

這個課程主要注重在發展「臍輪(丹田/生命能量)」、「海底輪(接地/踏實)」、「心輪(內在平靜)」,當然其他脈輪也會在調頻的過程中逐漸打開並恢復一致性。由於本課程可能會有課前課後的排毒反應,所以建議各位同學要持續練習。


每個月的核心主題:

自沈睡中復甦・恢復原始---「蛇之舞」///開啟身體原始動能、排濁納氣
內在深層扭轉・如絲私韻--「空行母之舞」///發展與接納女性力量
凝聚核心・整合陰陽・「蛻變之舞」///依照個人屬性所發展出的舞蹈語言


課程頻率:每個月三次,每次3.5-4小時(包含實修兩小時,與前後休息品茶)。
課程時間:五月23號起,每週三下午2點~6點。
課程地點:法屋(台中市北屯區東山路二段)

課程學費:35000/12堂課
*本課程一期約3.5至4個月結束(視學員進度而定)。

學員限額:四個人。(因場地因素,召開四人小班制)

授課老師:阿尼




報名方式:jonnyfox1986@gmail.com
報名截止日:5/3號

功課:學員每週需在家練習一次舞蹈,並書寫紀錄。
(有時會有戶外課程)


面對心中巨大的黑暗,看見陰影。


面對心中巨大的黑暗時,

只要你願意「看見」,

你的力量就會回來。


___

當我看見身為黑巫的其中一個前世時,我發現我遺失了那種為所欲為的力量,那是伴隨著自信的一種態度。對自己的能力非常有自信、能精確掌握自己可以做到什麼程度那樣的狀態。

但今生,不知為何從起點處我的自信就被摧毀了。那讓我的胃輪花了很久,可能花了十年⋯⋯才爬升到今天的程度。它殘破不已,充滿低價值感。從小到大,我的周圍環繞著這樣的大人。有些人打擊我,也打擊她們自己。那讓我對自己的存在意義感到懷疑,且覺得自己沒有價值。


究竟有什麼樣的人值得我追尋呢?

我也想要閃閃發亮,但內心卻覺得自己永遠無法做到。



也許從某個時間點開始,我就否定了自己內在的陰影。
連帶否定了其餘所有一切原本中性、不應被切開、一刀兩斷的部分。


也許是某種道德觀,或是某種對光明的信仰,讓我深信「只有光明才能被接納、值得獎勵、被允許展現。至於其他黑暗的部分,都不被鼓勵,需要深深藏起,或丟進黑暗的火爐中,化為灰燼。」


「它。不。存。在。」


我被告知,亦或者是我告訴自己,「它不存在。」
這個陰影,這個黑暗的人,不是我。
這個念頭是錯誤且虛妄的⋯⋯

是的,某種程度上,我謀殺了自己。
我謀殺自己未被展現的部分,將它深深藏好,籠罩在一個乖孩子的殼裡。

我試圖當個乖孩子,
然而我並沒有得到我想要的獎品。

我感到窒息,無力,且充滿疑問。

為什麼?我擁有了一切,我理當快樂呀!
但我不快樂。

我已經照著一切指導守則走了。


可能是一剛開始就建立在「只有光明是被鼓勵的」錯誤認知吧,這份認知導致我拉了肚子十天,也該釋放了。如果說,見尊者會業力翻轉,我被翻轉的就是「清楚地看見黑暗面的我自己」。

那沈睡在夢境中,深邃的,邪惡的,陰暗的,痛哭的,壓抑的,黑暗的。當我能夠直視他的時候,我突然發現,其實他從來沒有離開過我。只是需要被理解而已。

那不斷回來找我,試圖觸碰我的那股力量,其實是我內在遺失的,不願去看見的陰影。

_____

在前世,一個大莊園。他侵吞了人們的財產,用咒術殺了許多人。他們全都是無辜的。他為所欲為。在性,在權力慾望上,他沒有缺席過。

他整個人是黑色的,他在笑。

但是我覺得,他內心沒有笑。他可能是在用笑代替痛哭。

當我看見他,我並不覺得驚訝。並不噁心、反胃。
我只是「看見」了他。

原來這也是我的一部分。我將自己藏得很好,33歲的人生至今,甚至沒有發現過。

即便在那樣邪惡的前世,仍然有人願意陪在我身邊,並且毫無評價的接受我。是我給自己太多評價、壓抑與道德觀。才會在印度用一種憤怒的戰鬥模式去遭遇它。當晚,我試圖誅殺他。如同我經常暴力的對待自己。毫無溫柔可言。但同時我又還沒有覺得一定得置他於死地不可。真的好險。如果我是那樣對待自己的話⋯⋯我不知道今天會是什麼局面。


當時的我惱怒,選擇壓制這份來自黑暗的力量,不願面對它。
而事實上,當我接納它時,我變得更有力量。


我發現在前世,我用內在力量控制過很多人。
我讓人們、讓事情都照著我的意思走。

所以此刻它們不斷被排出,隨著水流離開我。
清理與淨化到這裡好像告一段落,但我知道它仍未結束。


我渴望看見還有什麼被隱藏起來的部分。不管是鮮血,痛苦或虐殺。如果還有什麼渴望得到愛的部分,我願意臣服,試著帶進愛。重點是,我願意接納那是我的一部分,不願意將之繼續棄置、割捨在外。如此,我才能夠說「我是一個巫師。」


我是一個巫師,那代表我願意接受生命所有好與壞的部份、光明美好與黑暗醜陋的部分。我願意在靈魂最深的夜裡行走,而不被捕獲或掉落;我也願意在光中穿越,讓陽光灑落肩頭,但不執著。


如果說兒童時期的我就是以黑暗為背景,能在其中快樂自在遊戲,從而長出花朵,那麼我相信今天的我一樣也可以。


我願意看見有黑有白的我,那樣的我才完整,才算是個人。
(原來過去我都把自己擺在一個神的位置。)

當我接納內在的陰影時,我感覺好極了。
我感覺自己是完整的,沒有任何遺漏。

我覺得能當個人,真好。



不用在乎誰怎麼看我,用什麼標準要求我。我就只是我。
能做自己,真好。




2018年4月11日

「關係」停止做一個「照顧者」!

大約是在這陣子,我才徹底明白「照顧自己」的重要性。

因病在家休養的期間,暫時停止工作。專心休息,睡覺,用打字代替說話或出門。早上起床第一件事是打開土鍋熬粥。食一碗矣,即飽。走路走得很慢,因為氣虛。有時候會腳軟,所以走路要注意腳下。要有覺知。(不然可能會跌倒)

什麼事情都少少的。輕輕的。溫溫和和。講話也是(沒有以前的中氣十足)。

我發現自己過去實在付出太多了。不管是在感情或是工作方面,我都讓自己操勞直至力竭殆盡。所以這次生病,罕得讓我有機會中斷過去的模式,開始慢下來寫作,或是做一點自己喜歡的事情。

雖然拉肚子很痛苦,雖然沒有力氣完成工作上的事很痛苦(心裡總是掛念著),但大約是宇宙要我強制休息淨化⋯⋯托病之福,我終於可以睡飽了。這一趟去印度達蘭薩拉,看著尊者的臉,覺得心被溶解般平靜。我知道慈悲並非是任何事物的敵人,但任何事物一觸碰到慈悲,就溶解了。

但是我們經常忘了對自己慈悲。

我總是想要為他人做些什麼,直到我再也沒有力氣為止。然後我才能停下來為自己做些什麼。因為生病,才有機會把自己的需求放在優先。

這真的是很不可思議的一件事,究竟是什麼原因讓我失衡致此的呢?

我想是某些潛在的模式吧,例如家中長輩不斷付出愛但絲毫不在意自身需求的模式,完全也複製在我的伴侶關係中。我發現我快變成對方的第二個媽。我成為了一個「照顧者」。簡直就像是無法自拔地涉入、複製、貼上一樣⋯⋯而這終於讓我無法再繼續下去。

我創造了這個情境,亦即:「不斷地付出、不斷地失衡。」

直到我終於停下來,恢復單身、回到自己為止,
在那之前,我們可能都沒有機會去面對這個問題點。

究竟:「誰需要你的付出?」
「有你的付出,對方會比較快樂嗎?」
「你付出的時候,你快樂嗎?」⋯⋯「還是只是『不得不』的選項?」
「這些付出,滋養了誰?」⋯⋯「還是只是為對方帶來壓力?對自己也沒有好處?」
「這些付出,是輕鬆自在的嗎?」
「對方有認真看待你的付出嗎?「他/她珍惜嗎?」
「如果他/她並不珍惜你的給予,那又為何要這麼做?」
「你們關係中的『付出』與『接受』對等嗎?」



我需要時間來思考「我怎麼了?」
究竟是什麼樣的原因,導致我們習慣不斷給予、不斷付出、覺得事情總是不夠好

接下來,當我們給予的時候,我們期望得到平衡,於是我們向對方索討。如果你付出愛,你就希望對方也給你愛。如果你付出時間,你就希望對方也給你時間。如果你在等待或忍耐,你就希望對方也理所當然應該等你、忍讓你⋯⋯

終究這一切的「理所當然」,到底讓任何人快樂了嗎?亦或者是痛苦呢?

然而我們的家人朋友可能沒有機會思考這些點,他/她們只是習慣一昧地付出、失衡、在付出時質疑為何別人不接受這份愛?

這真的是愛嗎?

在種種的疑問當中,我發現,成為一個長期的「照顧者」,很可能會讓「被照顧者」無法長出他自己的力量,更加無法學習承擔他該負的責任⋯⋯只因為這一切需要動腦出力的繁雜事情,都已經有人幫忙打點好了。

「被照顧者」很可能被剝奪了「好好照顧自己」的權力,變成仰賴他人的存在,成為「慣性的失能」。這是一種幼兒狀態。只有在幼兒時期,我們會需要別人的照顧,而且完全仰賴別人的照顧。當我們長大,我們就需要獨自去面對這個社會,培養面對危險的勇氣,發展自己個人的力量。

所以是什麼讓我們無法長出自己的力量?

再怎麼艱難的時期,人們都可以面對。但是當一個人決定要放棄自己謀生的能力或存活的能力時,或把自己當作幼兒需要他人照顧時,那意味著他同時也放棄了作為一個獨立的個體_擁有個人力量的能力。

所以其實並非是一個人沒有力量,而是他選擇放棄自己的力量。

在關係裡,當我落入了成為「照顧者」的陷阱之中,我也逐漸失去了力量。

「被照顧者」,當然也失去了力量。

當關係中的兩個人都逐漸失去力量的時候,
關係從暫時「互相依存」,而演變成為「破滅」,是絕對可以預期的。

如同抓住彼此的蝴蝶,雙雙旋轉,失速下墜。

當我承受了這樣的果時,我決定要有所改變。



一段關係,即使有愛,若沒有互相尊重,沒有敬意,那就註定是會瓦解的。
有愛但是卻互相消耗,雖然也是種學習,但絕對不是平衡的愛。

當關係裡面有愛,同時也存在敬意的時候,才會是一個和諧的關係。





我現在能夠理解,有些人並不是你去幫他他就會站起來,而是他根本不想自己站起來。有些人則如同我一樣,不斷的付出,習慣成為「關係中的照顧者」。但結果並沒有比較好。你心力交瘁,但對方也沒有比較珍惜,甚至是完全看不見。

好,這真的不是對方的問題,而是你自己的問題。
一定是因為你看不見自己需要修正的某些特點,才會讓事情演變至今。



那麼,我們究竟可以怎麼做呢?

第一步:
「照顧好你自己,就是讓別人有機會照顧他自己。」

如果在關係中,對方是個失能幼兒,而你是他的保姆(亦或者對方還有母親當保姆)的話,停止再涉入這場劇碼,讓對方可以正常長大。請想清楚,你沒有欠對方任何東西,你不需要供養他。而且重點是他可能也不珍惜⋯⋯那你幹嘛要這樣做賤自己?

有些人會認為,在「大男人與小女人、或大女人與小男人」的劇情發展模式中,大的那一方把對方當作寵物/幼兒/小孩般寵愛是非常喜悅的事情,但這事實上只會讓對方無法長出自己的力量,最後受害的,一定是你自己。

如果你下意識地無法停止對對方的寵愛、溺愛、幫對方做盡一切事而認為「這就是愛」的話⋯⋯建議你要去詢問自己的「內在小孩」怎麼了。你內在一定有個破洞,要靠「對外找個目標付出」來彌補。



第二步:
「即日起,停止你「習慣的過度付出」。」

這並不是一種懲罰手段(用威脅的方式企圖讓對方改變,並不是好的辦法。而且根本沒有用),而是只單純將注意力回到你自身身上,不再注意他人怎麼了,如此對方就會自然「走上正軌」。

當你明確劃清界線,注意力回到自己身上時,對方也會突然意識到你「不是無條件的給予」,進而也會給予自己能給予的部分、或者清楚自己該做什麼。


不再成為一個「讓人予取予求」者,這意謂我們願意正視自己的價值。
唯有開始照顧自己、認清自己的價值,對方才會重視你,才會珍惜你的付出。

在關係中,所有的互動都不應該是「理所當然」的。

「理所當然」的心態只會讓關係耗竭。
(不管是你跟你自己的關係、抑或你的伴侶關係。)

請多多投資在自己的身上,成為一個更好的人。
讓自己心滿意足地前進,自然就會「花開蝶至」。






以上幾帖藥,以親身的經驗,分享給各位。

祝福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阿尼

2018年4月10日

身心靈界的泡沫經濟:「光明的麻藥。」

原文撰於3/15
___

今天突然領悟到一件事,那就是,當一個人學習身心靈課程時,若這門課程並沒有辦法讓人應用在生活中,或者讓「有志者」達到能以此維生的話,那這個課程系統被研發出來究竟是為了什麼呢?

真正的受益者,其實是那些站在「課程系統金字塔頂端」的人呀。

下方的人(學生)雖然進入了這個系統,被老師告知「可以對生活有夢想」⋯⋯例如「脫離生活現狀/(因為學員對生活現狀不滿)」、「過更美好的生活(如下方範本)」⋯⋯並且老師們也會給學生一種「更美好生活的願景」。但這些「美好願景」無非是要「花大錢」才能達到的「高生活品質」。是用錢堆出來的。

這些老師們所謂的「美好生活」的範本,例如:

「能夠出國進修」、「取得OO教師/證照資格」、「像大師一樣過生活」、「物質豐裕」、「自由業的工作/全職身心靈工作者」、「有許多人認可你很棒」、「擁有很多證照/認可」、「上過很多課」、「是OOXX療癒師」、「能聽懂靈界語言」、「過去世是OO時期的大祭司/治療師」⋯⋯

學生們被告知,如果你能過這樣的生活,就是「快樂成功」的生活!

但沒有人告訴這些學生們,你付出去的錢營運了這個系統,你的老師安穩地待在最上層,但你怎麼樣努力,還是爬不到最上層。因為這個系統的最上層永遠是固定的。

這是最有趣的事情了。


當一個人終於發現,他負擔不起這樣「高消費/昂貴」的「美好生活」時,他會感覺受挫並停下來。例如他發現他學習來的知識技能,並無法等值地讓他在現實生活中賺錢、賴以維生。

(即便課程宣傳告訴你「你可以賴此維生」_⋯⋯但如果你無法做到呢?
他們會告訴你「你需要時間。」


對,的確所有人都需要時間來精進自己的技能。

但是有些非常昂貴的課程(數十數百萬)跟療癒費用,確實不是一般人可以負擔得起的⋯⋯我想所有人都必須清楚這一點,那就是,有些昂貴的課程,也許只有少數人可以負擔得起。

所以,應該要衡量自己的能力,以及慢慢咀嚼已習得的知識才對。

但可惜的是,「借錢去上課/一課上完還有更多課」的情況屢見不鮮。
這些課程的用意良好,但當課程多到變成課程公司之後,它變成了一門生意。
既然是生意,就有其運作的手法。

諺語「販賣佛法」也是在講這件事。

當一個人發現,他負擔不起這樣「高消費/昂貴」的「美好生活」時,他很快就會發現整個學習其實是頭重腳輕的。意指那個透過學習而來的高頻美好的能量,並無法真正進入生活中。

也許這些課程只是顯化了「某些人」心目中的天堂/美好生活,但並不是顯化「學習者們」的美好生活。

也許人們在這之中非常重要的看見是,人們被告知「你擁有可以做夢的能力」。但務必確知,你的夢境一定得是這樣的版本嗎?這樣才叫做美好嗎?這就不必然了。


當能量並不具足到「足以顯化經濟的繁榮」時,人就必須「累積能量」不斷超越自己。而且要繼續往那個方向走。

你的老師的責任,應該是協助你在走這條路的時候,提供忠告建言。
而不是告訴你做得多好、給你惜惜肯定。一邊要你追求更多證照證書,掏出更多錢。

我覺得太多人停留在謊言與課程/證照堆出來的泡沫糖衣裡面。

我永遠記得已故的某位朋友的真實故事。某陣子他經常去國外的某靈性機構學習,貢獻的學費累積到達三十多萬元時,該機構頒發了開悟證書給他。首先他愣了一下,然後他就哈哈大笑把證書扔掉。他說:「我有沒有開悟我自己很清楚,不需要你們/這張紙來告訴我。」在那之後他就不再為該機構代言。


也許未來有一天,身心靈界也會發生「泡沫經濟」的效應。

誰知道呢?



也許到了那一天,人們便會回到自己。




2018年3月24日

「關係」感情就像駕駛一台車


今天跟個案聊天,發現這陣子來的個案都有類似情況。
為情所困,或者面臨生涯抉擇。

很高興我可能暫時擁有一些領悟,可作為醫藥分享。

「我想,很多事情都需要冷靜沈澱。
要先了解自己,才能夠了解全局。」

用開車來比喻就是:

今天你開車去台北,台北是你的目的地。途中你讓某人上車,坐在副駕駛座。如果今天你只顧著跟副駕駛座的人聊天、不斷分心,沒有看前方的路⋯⋯結果就是撞車。或者分心停下來看風景,到不了目的地。

駕駛人開車時不看前方的路,只顧著跟旁邊的人講話,這是非常危險的。

但這就是目前很多人的現況。

「目的地」才是你應該去的地方,但你卻將注意力放在身邊的人。
如果你將注意力放在身邊的人,你就哪裡也去不了。
你們兩個人也無法一起抵達終點。

如果你開車只顧跟旁邊的人講話,出了車禍該怎麼辦呢?萬一出了車禍結果受傷的是對方,又該怎麼辦呢?又萬一弄不好被追撞呢?所以,請做一個安全的道路駕駛人。

這台車是你的,不是別人的。途中會有人上下車,也是正常的。

副駕駛座的人只是陪伴你走一程。有些人也許台中就下車了,
有些人可能可以跟你一起到終點。因緣決定了時間。

但不管你們是否可以一起走到終點,「目的地」才是你們要去的地方,而不是對方。如果你將注意力只放在對方身上,你就永遠無法到達你該去的目的地,可能也會誤了對方的時間,害對方遲到。誤了自己的時間,又誤了對方的時間,兩個人又沒有在規定的時間內(這輩子的範圍)抵達目的地,這絕非好事。弄不好下輩子又要重來。(簡直就像一直考不過的駕訓班路考一樣)

所以,為了你自己也為了副駕駛人的安全,請專心開車。



如果有緣,就可以一起在車上。

好的緣分,對方會陪你聊天,讓你開車時心情愉悅不會睡著。但如果對方找你吵架,想必開車時心情就不會太好。就要看你們前世結了什麼因,今生受什麼果。如果氣氛不好,還是可以靠靈性修養來逆轉,讓場面潤滑一點。但如果雙方都修養不好,恐怕這趟旅程就不會太開心。

說到這裏有個重點,應該讓你的「心」來當駕駛人,告訴你要怎麼開車。不是讓小我的頭腦(三歲幼兒)來主導一切。你能想像三歲小孩開車嗎?你能想像兩個人都是三歲小孩然後開成年人的車嗎?光想,就覺得很恐怖。所以請讓你的「心」來當駕駛人,對你的心誠實,讓「高我」當你的衛星導航,讓你用最順利的方式到達目的地。

有時候你會遇到有人想開車撞你,那是正常的。因為他顯然也不在乎是否要去目的地。但你務必還是要修煉開車的技巧,讓自己可以全身而退。重點是,如果他沒有在看路,你一定要看路。你要比他清楚知道你的目的地,然後直直朝那個方向開過去。那麼就算他沿路追趕你,想找你吵架,那他最終也會跟著你到目的地的。(哎呀,真難)

有時候如果你開車太不專心,警察就會把你攔下來。這時候就要好好警惕自已,要專心開車。通過測驗或酒測之後,你就可以離開了。但如果你只顧著跟對方吵架,很快地就可能會因為危險開車而被通緝,或者雙雙被吊銷駕駛執照,送入道路駕訓班重修一次。

我們要廣結善緣,不要結惡緣。

總之,你要去的地方(目的地)一定要清楚就對了。

不要將注意力太放在「身邊是誰」。即便對方風趣幽默,對你分外體貼,真的把工作做得很好,也只是陪你一程而已(陪伴是副駕駛人的責任),重點是你們要去的地方一不一樣呢?如果不一樣,那就帶著感恩的心,予以祝福。你能開車送對方一段路,也是種幸福。若換作是你被別人載了一程,也是緣分嘛。

如果你們要去的地方是一樣的,又在同一台車上⋯⋯那請你務必小心,也務必珍惜,因為弄不好就沒有重來的機會了。要專心開車!

我們不是被宇宙派下來「跟副駕駛人聊天」的!好嗎?
我們的任務是開車去某處!(證悟、回家、回到源頭⋯⋯etc.)

好駕駛人的開車守則:

最重要的,應該是讓「心」來領導你的行車,
不是讓欲望或是小我(三歲幼兒)來開車。


有時候我們想飆車、想蛇行、想撞人、超速⋯⋯這些都是欲望。欲望會讓你危險行車,並造成你與副駕駛人的生命危險,同時徒增其他用路人的困擾。所以最好我們要克制欲望,當個好駕駛。如果你真的在乎副駕駛人的心情的話_請盡量按照衛星導航的指引,保持良好的車距、不要超速、注意紅綠燈、別大主大意(台語)自己盲目亂開,不聽「最佳的路線建議」。

OK,話說到此,希望各位都在感情生活中當個好駕駛人,這樣一定會有人想上車的。(誤)

買賣不成仁義在,不要綁架你的副駕駛人當人質(不讓對方下車),這樣你們最後就會開到警察局。然後也不要看到有人就載,因為你不是計程車司機。(請挑選乘客素質)

當個好駕駛人,這樣也許就會有好乘客上車。

不管怎樣,記得你要去的地方是「目的地」,
不是某個人的心裡或其他讓人分心的場所,

你們要一起到達終點,如此這場遊戲才算是勝利!


祝福。

2018年3月22日

「關係」坦然。

今日了悟:

「愛,服膺於無常。
    愛,也超越無常。」

______
沒有真正的失去,也沒有真正的分離,
有的只是我們徹底面對恐懼的機會。

面對恐懼的結果,答案指向愛。
當你在你之內找到愛的時候,你就明白,

你已經不會失去任何東西。

______

這陣子內在經過了強烈的淘洗。大約是把自己扔進了絞碎機裡一樣,我用最快的速度把所有該做的工作做完,見了所有該見的人,耗盡一切力氣,然後回到台中。當我躺上床的瞬間,突然有種「再也不想管了」的感覺。我知道我有些煩惱。那讓人失去清明。

腦子絞了千千結之後,我選擇徹底放下。立斷。放空。終於能夠入眠。

翌日我得出新的結論。
翻開之前上課抄的筆記,仁波切言猶在耳。
只是當下我突然明白,為何事態如此發展。

立斷。本覺。以及雙方的狀態。
原來這一切,早在去年就鋪好梗了。

伴侶關係,真是一門難修的學分。

心一旦失之毫釐,能量將差之千里。


______

我在我原本的伴侶關係裡,遇到了一些瓶頸。
我知道再這樣消耗下去,雙方的緣分將會壽終正寢。

清明的時間,並沒有無明持續得久。而無明將導致軌道的偏移。
我得鬆手,放下,讓能量開始恢復平衡。

在失衡的狀況達到一個新的高峰之後,我面臨了取捨。
跟一個人之間,到底有多少機會能消磨?

一次次,我感到能量徹底耗盡。我無法阻止自己成為一個照顧者的角色,而我也很難獲得在關係中想要的對待。她逐漸失去力量,而我也逐漸失去力氣,與耐心。我感覺自己像是一尾無法呼吸,擱淺的魚。在不足以游泳的淺灘中,逐漸失去活力。

雖然愛有許多種形式,
但在關係之中,我逐漸失去了對自己的愛。

這並非是對方的問題,而是我的縱容。
我縱容自己不斷消逝的能量,縱容關係不斷的失衡。
我看著這一切,我知道何謂自食其果。

終於,我覺得夠了。

踩下了煞車,也設下了停損點。

設停損點是一種需要決心的行為。因為對對方的愛,也是為了避免造成更多傷害,一切需要暫停,我需要好好冷靜,獨處,讓心快樂,並徹底做好自己的事。我知道我某種程度已枯竭,暫時難以回復。外境的助緣協助我變得較為快樂平衡,然而那也不是辦法。我知道事情不是挖東牆補西牆就好,那樣問題不會徹底解決。我得面對自身的失衡,以免造成愛我的人的更多失衡。

責任,是一種愛。
但愛之中若失去快樂,心將不再歌唱。
不再歌唱的心,使我悲傷。

我們雙方現階段想要的並不盡相同。

當我發現,愛跟承擔已經畫上等號時,壓力使我喘不過氣。
與其如此,我需要的無非是獨處,讓自己恢復到平衡的狀態。

我不想再背負任何人對我的期待而活。


就讓「自由」成為現在的代名詞。
我想什麼都不想,順隨因緣的走下去。

我想聽從內心的聲音,讓心可以重新生起活力。

我想讓心,重新回到自由的狀態。
我也希望,妳可以回到自由之中。


如果有什麼是不會消滅的,就是愛與信任。
會消滅的,就不是真心。

真心,可以到達永恆。
誠心,然後交給因緣。

但願我有真心,有恆心,帶領我進入下一個階段。


願皆無有傷害。

終要面對的,我亦不避,不懼。
坦然而視。